自带仙气!辞赋名家如此赞誉钱江源...
日期:2017-12-26  发布人:admin888  浏览量:153
 
 

 印象钱江源 

 

     作者:陈少慈

 

    古人云:“人无远虑、必有近忧”。但我近四十年华时却未有感触,直到真正迈入不惑之年才有所感悟,方知此为人生岁月千古之言。

 

  从古至今,孰不知滚滚钱塘潮乎?孰不知上天堂与下苏杭呢,孰不知雅苏堤与俏西子呢?可是谁又曾晓得这一汪湛碧西湖水的出处呢?谁又晓得这远在百里之外的钱江源呢!怕知晓的人还是少些吧。

 

  说起钱江源,还需从十几年前去杭州西湖游玩时说起。那是一个静谧的早晨,我偷得半日浮生,便迫不及待来了这西子湖畔。那正是桃红柳绿时节,我一个人坐在小船上,听着那船夫讲述“孤山山不孤,断桥桥不断”的西湖故事。

 

  水光潋滟晴方好,山色空蒙雨亦奇。泛舟天水之间,我便有些好奇地问道:“只是不曾晓得这钱江的源头在哪里?”

 

  船夫手指西南道:“那钱江的源头啊,就在那衢州的开化县!”

 

      我顺着那船夫所指的方向望去,隐约中似乎一眼就望到了那钱江源,朦胧中的远山,水面的竹排,还有那碧绿的湖水,倒映着岸上的挑檐,身姿绰约!这是我与钱江源的第一次回眸。

  十二年转瞬即逝,2017悄然而至。绿柳春蕾又放,幸受友人邀请,再次来到西子湖畔。此次已然不再匆忙,我终可细嚼慢咽那钱江水了。又在一个水雾蒸腾的清晨,我们自西湖泛舟而上,要去感受那三山四水的味道。

 

  那日,在西子湖畔,我竟又见到了故人。故人见了我,从那石凳子上微微起身,朝着湖中的我挥挥手:“故人,可是来寻源?”

 

   “是的!”我答道。

 

   “西湖”,我要告别你了,尽管你有美丽动人的心声,有千古风流的笔迹,却也只能用展身寄世的魂来随伴你。我要告诉你,我要去你的源头,去到那青龙岭翟洲与千岛湖。那是此番寻源的必经之地,也是浙水人骄傲的沃土。

 

  行随心至,脚步不停。虽是春冬交季之时,却又抱绿抽芽之心腾,不禁又忆起那美丽的西湖,于是即兴几句:

 

逍遥至极西湖梦,

白马踏云四海明。

千古风流若到此,

 

三潭印月总生情。

     醉也!未曾想醉云未散,衢州已至……行程甚是紧张,于是次日又被友人携去观衢州“南孔”圣地,世称“南北孔”。若有人问作何感慨?吾惟言:无孔何来明镜堂!而后又观了历史纪念馆。衢州者,历代兵家必争之地,我少时亦从过军,有些军事的知识背景,亦知晓衢州的历史,故知此衢州必为兵家必争之地!遗憾的是时间很紧凑,下午又要到“千岛湖”了。转瞬间,“千岛湖”就到了。然而景色随地域的变迁而各异,虽已是黄昏之时,住在湖中心的接待处,四面环绕着绿水青山,给人一种豁然开朗之感。郭沫若先生曾为千岛湖题字:“千岛湖是一条金腰带”。而我的感受却比郭先生或有更多的溯影:

 

  满湖正气歌,千古接长河。一条金腰带,万里日穿梭。我又为何偏要提这正气歌?因为千古流芳“海瑞”的纪念馆就浮现在这个千岛湖中央。海瑞的故事已然是无人不知晓,所以我也不去复述。还是继续漫步赏景,船上一乐,自然徘徊。又云曰:

 

读史寻源追秦汉,

抒怀赏月忆江南。

洞天放眼千山艳,

 

浙水垂辉百世妍。

      游吧!赏吧!明天又要到“钱江源”了。景美必定人秀,水清必定政明。千岛湖注定是景美水清,人秀政明的人文胜地。

 

  回眸各个景点,便完全印证了那句话:江南之美,江南之秀,蓝天与白云,地灵与人杰,水清与山秀都脱离不了万物的初心,万物的根和源。足下就是闻名中国的“国家公园”森林保护区,钱塘江的发源地“钱江源”开化。开化我是第一次来,竟就在这卸下行囊的片刻,为这眼前的山与水迷住了,言可证:

 

昔日阿爷几度过,

莫非玉女散天花。

鸳鸯水里甘泉梦,

白鹭银河织布纱。

垂柳迎春江海碧,

桥中伴侣看青蛙。

游鱼默默言无对,

 

黄鹤秋秋共月华。

       开化似乎有点仙气,我虽走过三山五岳,大江南北,却未曾见过这样迷人的景象,有如一个巨大的磁场一般把我吸引住了。

 

 

      次日凌晨6点又起得身来,本是钱江源诸山都要去拜访,囿于时间紧凑,只去了婺源与三清山。根有源,山有脉,“钱江源”的左右后背都是与这些地方紧密相连,无论是风土,还是人情;云与雾,食与住,都是三省融于一体化,此即“钱江源”的根本。若言“黄河”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,那么“钱江源”便就是浙水的“母亲源”了。无论江有多长,河有多大,它的源头都脱离不了崇山峻岭间,天高峭壁渗透而成的山川水流。黄河源头是在青海高原巴颜喀拉山北麓山约古宗列盆地,源头清澈透明,只是经过川流中的黄土高原才会导致河水变黄。再回眸“钱江源”的感怀,你就会明白了乳泉的每一滴水,每一棵树有多么的可贵……。步入了“钱江源”,我自然就有着一种安然处静的心态。这里山秀水清,锦凤呜啼。飞流瀑布,处处可见可闻。古贤“陶渊明”说的真有世外桃源,那么起码这里就是其中之一了。今天有幸也体验到了。

 雾在漫飞,云亦然在漫散,风轻轻的来,水朗朗的晰,一片柔嫩的清风把我带进了这个举世无双的世外桃源。在漫步前行中,前面迎来了一阵一阵的欢呼声,顿悟间令我不是神仙胜似神仙的感觉,醉也……前行数百步,原来是古劲老林里的百灵奇珍,编成了纵横方队在迎接着贵客的到来。他们与人一样共鸣,也有哨兵,也有警卫,也有宾主之别,也有帅领之别。更可贵的是他们的主宰是“太阳神”。但“太阳神”永远不会让人们去触摸的,因为他是万物之尊,我只好与他微笑着格外挥挥手。也只能同着他们共饮共逸,也只能听到百灵各自抒怀的心声,他们的踏歌幻舞的确与凡人有些许区别,他们可以自由吟唱,也可以自由飞翔,可以自由停宿,也可以自由敬仰。

 

 “钱江源”的美与秀、祥与瑞、色与彩、霞与霏无一不与天地同行,无不发自这里大自然的心声。我只能用肺腑纳言来形容:

 

 

    天龙行正气,地雁自然飞,月白秋声住,暖春星自垂。

  “钱江源”,便就是一片参天古木,到处莺歌燕舞,云烟辗转,奇葩异彩的净土洞天,好似万物都会被它的祥瑞气场所吸引,尤其是千年古树之根,万年谷泉之源更是令人滔滔不绝的感慨。我静静站在这片参天的古树下慢慢的沉思,它们为什么能够日月苍天,经得起风霜雨雪千百年初心不变,挺得起身同茎,枝与杈,用自身绿叶无偿的释放那浩瀚的二氧化碳和负氧离子还于天地?这就是他们的根,他们的本,因为树木最懂得还恩,因为他们的根生在大地,他们的身同枝叶长在蓝天,所以寿长寿短都是由天地所定的。再说这万年的谷泉,世间本就没什么江川河流,更不用谈谷泉瀑布了,自是行得久便慢慢有了江川河流,于是便也就有了谷泉瀑布,但今日这一切又是如此真实的存在。水对于大千世界来说,完全可以给水定个最高美德美名,令世人来敬仰,然而“水神”这样的称谓还是稍显得有些低调了些。

中华民族为什么能够复兴,为什么能够兴旺,这都脱离不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与人文精神。自从盘古开天辟地起,便就敬畏水之源头,对水之珍惜如神奉拜。依我所见所闻,在改革开放这个浪潮中,浙江省的经济也一日千里,但他们在经济飞跃的时期,为何始终能把绿水青山视为宝中之宝,这并非是偶然的,而是他们有着许多历史沉淀的文化,承前启后世代相传的美德。千言万语,皆无法表达我对这钱江源的热爱,此行虽然紧凑,却依然令我依依不舍,依依不舍之后便油然又生一股骄傲之感,骄傲之处必然也有着额外付出,可看浙省“五水共治”的举措,不就是源于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”乎?这便就是承前启后的美德,诚恳地说:若无初心天地有,岂来山月父母情。

 

    江流之晰,始于源头,“钱江源”是钱塘江的发源地,源头若是水不清,山不秀,哪来浙水这片热土人杰地灵之美誉?而今“钱江源”的整个开化县划入“国家公园”保护区,完全是造福后世的英明决策!故曰:

绿水青山若不在,

金庄银饷又如何。

有缘来到人间世,

不负天心明月初。